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郴州安居房涨价郴州教师新村风波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8:45 阅读: 来源: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郴州安居房涨价:郴州教师新村风波

湖南郴州市永兴县发生一起因安居房引发的群体上访事件。  11月初,因永兴县政府对该县教师新村住宅实行提价,1000多名买了该小区房子的中小学教师聚集在县政府门口上访,活动持续了3天。  教师新村住宅项目,是永兴县2008年底启动的教师安居工程,当时均价定为930元/ ,最高不超过1000元/ 。此后两年内,教育局多次以“工程资金紧张”为由,向买房教师收取了相当于总房款50%的购房款。  安居房涨价:郴州教师新村风波  此后,教师新村交房时间多次推迟,今年10月,教育局又以“建筑材料价格上涨”为由,将房价加至1100元/ ,并实行“不交钱不选房”。  据本报记者实地调查,由于享受多项优惠政策,该教师新村的成本远低于周边商品房。据知情人士透露,加价并非缘于成本上涨,而与项目的违法转包,中介费用高有关。而这背后可能有市县领导的亲属介入。  三年四次加收  2008年12月,永兴县启动教师新村安居工程建设,并成立教师安居工程指挥部。政府表示,此举旨在“营造尊师重教氛围”。  永兴县中学教师罗国华介绍说,2009年初,教师安居工程指挥部归口到教育局管理,由教育局局长陈声繁任主任,副局长许彦均任常务副主任。指挥部要求买房教师每人交纳1万元定金,当年3月,1700多名教师交纳了定金。  2009年8月,教师新村尚未动工,指挥部又以“工程资金紧张”为由,要求教师们交纳相当于总房款30%的首付款。  “当时教师新村的土地还没有到指挥部名下,就要我们按1000元/ 的价格交纳了30%的房款,比如我的房子是140 的,减掉前面1万元定金,就交了32000元。”永兴复和中学教师曹佳军告诉记者。  记者从永兴县财政局出具的《教师安居工程成本效益概算分析报告》中看到,教师新村的土地在2009年9月18日挂牌出让,由永兴县永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摘牌,于当年10月动工,拟建设90栋住宅,总建筑面积30万 .  “房子还没动工,就逼着1700多名教师交了7000万。”永兴油市中学教师李建华表示,尽管对工程进度心存不安,但为了早日住上新房,教师们还是把钱交了。  2009年8月交钱时,教师新村只修了一条水泥路,当时指挥部承诺在2010年12月底交房。但到2010年4月,指挥部再次以“资金紧张”为由向教师们要钱。  “他们说要将首付款加到50%,不过房价仍然是930元/ 。”罗国华说,当时教育局以“不交钱就退房”相挟,教师们只得再次交钱。而交房时间则从2010年年底推迟至2011年9月10日教师节前。  到了今年教师节,教师新村主体已大部分完工,但指挥部并未如期向教师交房。就在教师们准备去向教育局讨说法时,10月22日,县教育局宣布将房价均价从930元/ 提高到1100元/ .  罗国华说,教育局以“材料涨价,成本增加”为由要求教师们加钱,而且不准上访,否则将采取“免职、扣奖金”等惩罚措施。  罗国华反映,目前永兴教师人平工资2万元/年,很多教师为凑足首付款,已经节衣缩食,现在加价,相当于每个买房教师要再掏2万元左右,如何承受得起?  千人上访与对峙  房子迟迟未交,却还要加钱,感觉忍无可忍的教师们开始上访。  11月1日上午9点,永兴县1000多名教师来到教育局讨要说法,无果。教师们于是来到县政府上访。  据曹佳军描述,“上午10点多,我们来到县政府门口,要求主管领导出来对话。起初县领导不理睬,后来见聚集的教师越来越多,才派主管教育的副县长陈一之出来,不过陈要求换地方对话,不愿现场对话。”  教师们认为“这是想疏散我们的队伍,调虎离山”,因此不愿离去。很快,100多名警察全副武装来到现场,将教师们隔挡在县政府门外。  同时,教育局动员各个学校的领导做所在学校教师的工作,要他们离开县政府。各个乡镇派出所也派出民警进驻各个学校,防堵更多的教师前去上访。  1日下午4点半左右,在县政府的教师们因时间渐晚而分批散去。  “11月2日,由于政府防堵,只去了500多名教师到县政府抗议。”按照罗国华的说法,“在马腾学校、龙形市中学等乡镇学校,如遇有教师租车前往县政府,当地民警即强行将教师从车内拖下,并威胁司机不得搭载教师。”  部分教师还受到当地警方讯问。马腾学校教师朱桂秋告诉记者,11月2日,教育局人事股将他召到教育局,在那里他见到两名民警,对方以朱“在网上鼓动上访”为由,对其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讯问。  11月3日,由于大多数教师被困在学校,只有数十名教师继续到县政府示威。按曹佳军的说法,当时教育局领导恐吓说,如果继续上访将会被打入黑名单,并扣发绩效工资,如有学校领导参与上访,立即就地免职。  11月7日,教育局强行决定,愿意加钱的教师可在本月19日选房,不加钱的不能选房。  11月12日,永兴县委副书记邓武魁、教育局长陈声繁、副局长许彦军,以及县财政局、国土局、信访局等部门负责人和永建公司负责人与数十名教师代表召开沟通交流会。由于双方分歧很大,沟通会不欢而散。  “成本上涨”之疑  按照永兴县官方说法,此次加价是因为材料成本大幅上涨,以及相关税费增加。教育局副局长、教师新村工程指挥部常务副主任许彦军表示:“出现(涨价)这个情况是政府决策失误,当时没有料到成本涨得这么高。”  永兴县教育局原办公室主任邬小屈向教师代表们解释,加价确实基于成本增加,为了筹集资金,已经将教师新村的门面、车库、杂屋一共卖了4000多万元,得款全部投入新村的建设。所以才规定“不加钱不能选房子。”  但教师们不相信这一解释。  上述永兴县财政局出具的《教师安居工程成本效益概算分析报告》显示,教师新村项目预计总投资约3.9亿元,其中土地成本、直接工程费用、附属工程支出三项费用分别为6961万元、2.1亿元、4465万元。  今年11月3日的《郴州日报》发表题为《永兴县建设教育强县》的报道,提到“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尊师重教工作,投资3.9亿元建设了教师新村,提供教师住房1700余套”。  “为什么投资了3.9个亿还不够,还要找我们加钱?”在11月12日的沟通会上,教师们提出疑问。县委副书记邓武魁对政府投资3.9亿元予以否认,当教师们拿出《郴州日报》给他看时,邓语带不满地质问:“是谁把这个报上去的?”  关于“成本上涨”原因,上述县财政局报告称,教师新村项目资金缺口5040万元,主要包括:设计变更、桩基加深超支455万元;附属工程原计划耗资1160万元,但实际花费4465万元,超支3305万元;2010年土地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上调,共增加税费1542万元。  “这根本是巧立名目。”罗国华说,在2010年7月税率上调前,教师新村已大部分完工,而且教师们已将50%的房款交清,税费应该早已缴纳完毕。  据本报记者调查,教师新村地处永兴县城区较偏僻地段。新村周边由房地产公司开发,带绿化配套的高档小区,均价约为1200-1300元/ 左右。  而教师新村作为带公益性质的民心工程项目,享受到系列政策优惠。据教师新村指挥部工作人员李泽芳透露,以土地为例,拿地价格约为260元/ ,仅此一项,就减免了300多万元土地出让金。项目还享受一系列财税优惠。  “没有政策优惠的高档小区也才1300多元/ ,教师新村享受那么多优惠还要1100元/ 。县里还和我们说这1100元/ 是成本价,是零利润,你信吗?”罗国华质疑道。  总承包商是领导亲属?  在罗国华看来,高成本的奥秘在于上述县财政局报告中提到的附属工程超支3305万元,他认为这和工程层层转包有关。  据记者在新村施工现场调查,目前施工的主要是一些私人包工头,他们也不是从总包商永建公司手中直接揽的业务,而是转了几趟手才拿到的。  虽然建设部规定禁止建设单位将承包的工程进行转包或违法分包,但李泽芳向记者表示,分包转包是正常现象,“行业内都是这么搞的”。  不过,分包转包已经影响教师新村工程进度。李泽芳透露,由于施工队素质参差不齐,导致目前教师新村还有两栋住宅尚未动工建设。  “教师新村表面上是永建公司开发,实际上真正的总承包商是市里一位领导的亲戚,还有永兴县主要领导的两个亲戚,他们将工程转包和分包给别人做,赚取高额中介费用,由此推高住房造价。”一位曾承包教师新村部分工程的包工头向本报记者透露。  永兴此前已有官员亲属介入当地建设工程的先例。2005年,时任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的儿子李锐担任开发商,建设永兴县幸福家园公务员小区,当时以红头文件向全县各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强制摊派认购。永兴县甚至在2005年6月至2005年9月间停办全县所有房地产项目的审批,迫使许多急于买房的人选择幸福花园。  记者在永兴县调查期间,曾多次联系永兴县委、宣传部等部门的领导,求证传说中的教师新村工程转包及官员亲戚插手工程之事,但对方均不置可否,未接受记者采访。  11月14日,记者致电永兴县委书记陈方敏,求证教师新村涨价及县领导亲戚介入工程的传闻,陈未承认亦未否认,只是表示:“这个你可以去查。你找县委邓副书记,他具体负责这个项目。”  陈所指的邓武魁在电话中获知记者已离开永兴后表示:“这个事很复杂,电话里不好谈,你可以当面来采访。”  而此时教师们又发现了新的疑点——教师新村原来对外宣传中只有1700多套房子,但近日教师们调查后发现多出了数十套,总数达到1830套,其中有5套50多的小户型,这些都是原来规划中没有的。  “我们问这些多出来的房子是给谁的,他们不说。”罗国华怀疑,“这些房子可能是留给某些权势人物或利益相关方的。”而11月16日教师们持教育局长陈声繁的批示前往教师新村查探房子数量时,指挥部工作人员不予配合。  罗国华透露,目前教师们已成立维权委员会,准备继续为此事奔走。邬小屈则表示,“今年年底一定把房子交给老师们。”

ib课补习

ib课程体系

AEAS

alevel课程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