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年音乐会票价为何蹭蹭涨-【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0:53:00 阅读: 来源: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新年音乐会,票价为何蹭蹭涨

岁末年初,又到了新年音乐会密集奏响的时刻。记者了解到,年底之前将有近10台新年音乐会在南京上演。仅12月31日一天,就有三场音乐会在南京同时开演。其中,既有曼托瓦尼轻音乐团、德国汉诺威交响管乐团、比利时皇家爱乐乐团这样的国际知名乐团,也有上海爱乐乐团、上海民族乐团等国内一流音乐团体。就连钢琴神童郎朗也将于明年初来宁与百名琴童牵手,举办一场新年音乐会。

音乐会多了,但普通观众想看一场演出却更难了。与往年相比,今年音乐会的票价翻了不止一个跟头,有的最低票价已经高达480元/张。不仅“千元票”占比近半,更出现了一张两千元以上的高价票。一位观众对记者抱怨,“以前四五百元起码还能买到一张中档票,现在最低就要480元,音乐会是越来越看不起了!”原本带有公益属性的新年音乐会,为何如今却一脚跨入高消费行列?记者昨日采访了相关人士。

“演出成本的上涨,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不少演出商对记者坦言,今年很多乐团的出场费都涨了,上涨幅度从25%—50%不等,成本的压力自然会带来票价的水涨船高。同时,票价上涨和受邀乐团档次的提升也有关系。和前两年不时出现一些“山寨维也纳乐团”相比,今年来南京演出的乐团基本都“师出有名”。大洋文化总经理丞澎洋就告诉记者,比如这次应邀来宁的德国汉诺威交响管乐团就是首次来华巡演,他们的票价自然会比一般乐团高。

“客观来说,乐团的正规化、成本上涨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票价,但更关键的,恐怕还是商业资本的介入。”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江苏新年音乐会在南京已办了近20年,伴随着人们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新年音乐会在岁末演出市场形成了相当规模的消费群体,“一票难求”的场面几乎每年都能碰到。市场火爆之下,这两年商业资本也开始涉足音乐会领域。从好莱坞经典歌曲音乐会到宫崎骏动漫音乐会,应该说,商业资本的进入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新年音乐会的演出类型,给观众以多元文化选择,但同时,也带来了音乐会票价的“贵族化”倾向。

在南京上演的新年音乐会大致分“公办”、“民办”两种。所谓公办,即是由省委宣传部和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新年音乐会,这类音乐会一般都有政府补贴,带有公益惠民属性。而由文化演出公司等单位主办的音乐会则是“民办”性质,属商演范畴,高票价多产生于此。

记者了解到,现在很多带有商演性质的新年音乐会,冠名费是其最主要收入。一般来说,商家赞助一场演出,多半会要求一定数额的门票回报。票价越高,演出商所要付出的门票张数就越少。某演出商就坦白地告诉记者,“道理其实很简单。比如说我要给冠名商价值50万元的门票,如果都是100元一张,我就是把所有门票都给他还不够。怎么办?只有把门票定高点啦。”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年的音乐会动辄就是“千元票”了。

年底单位公关的需要,也在助推票价上涨。某酒厂营销部负责人就告诉记者,“现在送礼也要讲文化。听场外国音乐会,多有档次啊!但票价一定不能太低,一两百一张的送不出手,起码也要880元一张吧,上千就更好了。虽然大家可能都知道这个票不一定是原价买来的,但起码面子上大家都过得去。”常年在南京做演出的经纪人小夏还透露说,“很多单位现在之所以热衷于冠名演出,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拿票方便。赞助一场演出,起码能拿回来几百张票。既宣传了企业,又保证了给客户送礼的需求。”

看起来是一举两得了,但伤害的却是原本就很脆弱的演出市场。有网友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这两年的音乐会市场“买的人不看,看的人不买;想看的进不去,不想看的票嫌多。”事实也是这样,南京艺术学院一位老师就对记者实话实说,“很多乐团都是国外一流水准,我们非常想去看演出,但票价实在太贵了。有时候咬咬牙买一两场还行,但总这么咬牙,也不是个事啊!”培育一个演出市场需要多年的经营与扶持,但毁掉一个市场却很简单。把演出门票当成“文化公关”工具,表面上看文化是繁荣了,但久而久之,这个市场也就完了。高昂的票价把真正的爱乐人拒之门外,而大量的门票却因没人看而作废。这样的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令人欣慰的是,很多“公办”演出仍坚守住了惠民的传统。22—23日,由省委宣传部与江苏广电总台主办的2013江苏新年音乐会将在南京人民大会堂连演两场,一场以西洋乐为主,一场以民乐为主。尽管今年的音乐会邀请了张建一、许昌、么红、黄英等国内一线高音歌唱家加盟,但票价却依然保持了亲民的传统。江苏广播大型活动部负责人席文宏告诉记者,“两场演出总共安排了1200多张惠民票,只要一百元一张,普通爱乐者完全消费得起。”

新年音乐会,本是很好的音乐文化普及课。但高高在上的门票,却在无形中挡住了普通市民亲近文化的脚步。如何在引入商业资本与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权益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文化惠民是不是只有靠政府补助这一条路,还需要更多的探索和创新。

长治西装定做

营口西装订制

盐城设计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