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车软件让冷风中的扬招客更冷

发布时间:2020-02-13 15:43:40 阅读: 来源: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在“快的”、“滴滴”等打车软件风行了近一年后,很多人开始习惯用软件打车,出租车司机也习惯用软件抢单,开始对扬招客冷淡起来。

近日寒风袭来,路上扬招到底效果如何?昨日,记者分四路体验扬招打车,发现没有软件帮忙,要招到车只能靠运气或者得动点小脑筋,比如在公厕门口“堵的哥”。

[扬招到底有多难]

有人路边扬招被冻病

昨天17点,记者在九江路、河南中路路口打车。站了10多分钟,仍然没有打到车。

记者在等出租车的过程中,看到有几个年轻人也站在路边等车,因为其中3人的站姿有些奇怪,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原本3人是随意站着的,可因为出租车迟迟不来,其中的一位女孩看上去已经冷得瑟瑟发抖。不一会儿,和她一同等车的两名男士并排站到临街的位置,让女孩躲到他们身后,女孩又转过身,还把羽绒服的帽子戴在了头上,这样一个三角形的队形很好地给女孩起到了挡风的作用。

当记者离开的时候,这三人依旧没有等到空车,但依然保持着如此“有爱”的站姿……

记者了解到,已经有人因为打车而冻病了。家住闸北区的罗先生昨天在微信朋友圈吐槽说,前天晚上,说好开车来接他的朋友因为有事没来,罗先生只得站在路边自己打车,在寒风中足足等了20多分钟,“那风真是冷得刺骨,边等车我就觉得这回可能扛不住,果然,当天回到家直接就发烧,到现在头还在痛!”

追的哥到公厕口才打到车

昨天傍晚,另一名记者从复旦大学出发前往虹口龙之梦。记者起先在邯郸路、国权路路口开始扬招,先后经过了10多辆车都是载客状态,偶尔有一两辆车顶上亮着红灯的电调车驶过。车很少,可竞争的人一点也不少,记者开始往四平路方向走,一路走几乎每个路口都有穿着羽绒服、戴着口罩的人在打车。随着夜幕降临,冷风侵袭之下人们越来越着急,有些人甚至已经走到了机动车道打车。

正在彷徨失措之际,只见一辆大众的空车急驶而过,停在了国权路靠近政修路的一栋小房子前,记者三步并作两步狂奔到其跟前,才发现那是一座公共厕所。

下车的司机两手插在口袋里缩着头颈,笑着对记者说:“我要在这里上个厕所,你要不急的话等我一会儿。”在征得他同意后,记者先坐进了他的车里,尽管司机拔掉了车钥匙,车里没有空调,但无论如何这要比在外面受冻强得多。

大约三分钟后,司机如厕归来。“其实实在打不到车,到一些比较大的公厕门口等也是个办法,市区不太可能随便停下来方便,再内急一般还是要找厕所的。”他开玩笑地说,国权路上的这个厕所就经常有出租车司机来,要是路上扬招不到,还不如干脆等在厕所门口“守株待兔”。

这位的哥还补充说,像株洲路、老沪太路、运城路等小马路小饭店云集,经常成为的哥聚餐的地方,如果走过去不太远的话,也可以在的哥餐厅外面“堵司机”,总比盲目在路边冷风中碰运气扬招好。

[软件约车到底多普遍]

用软件几分钟就能坐上车

相反,与扬招难相比,打车软件依然比较灵光。昨天下午3点左右,这并非高峰时段,记者在金陵西路马当路附近打车,出租车并不少,但几乎都是满员,一辆辆从面前呼啸驶过,有几辆车顶上亮着红色的停运灯,或停靠路边或疾驰而过。

记者在凛冽的寒风中等待了10多分钟,始终没有一辆空车,身边倒是出现了使用打车软件的年轻女孩,正用手机和司机反复确认着接头方位,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到达约定的位置将她接走。

昨天,还有一名记者从杨浦区中原地区打车前往马当路金陵西路,打开“快的”发出叫车信息,仅仅几秒钟,一辆位于相邻马路的司机立刻抢单成功。当记者出家门走到小区门口的几分钟内,车已等在路边。

此外,昨天下午,另外一名记者从虹口龙之梦出发前往复旦大学。虹口龙之梦位于虹口足球场交通枢纽,有轨交3号、8号线,人流量很大。记者在路口等了10多分钟,还是没有打到车。随后,记者尝试使用“滴滴”打车,大约2分钟后,记者坐上了车。

“九成司机都用打车软件”

司机李师傅是“快的”的忠实用户,已经使用了一年多,现在快的“一天做满5单补贴15元,一天做满9单再补贴20元,所以一天最高能补贴35元”。不过,“一般一天做不满9单,5单能做到”。李师傅说,自己并不刻意追求接打车软件的单子,一般只接顺路的2公里以内的单子,四五分钟内能到的路程。“现在司机基本上都用打车软件,我感觉在九成以上。”

李师傅说,今年年初“快的”、“滴滴”的烧钱大战结束后,软件使用人数骤降,但也正是那波之后,用户习惯被培养了出来,年轻人非常习惯用手机软件打车。“这就苦了不会用软件打车的中老年用户。我们如果抢了单子,路上碰到扬招的就不会理了。”

在乘坐另一辆出租车时,记者注意到,快到目的地时,司机又开始抢单了。在记者离目的地还有约200米时,他顺利抢到了一单生意。“现在大家基本都是载客的,都没人跟我抢。”他说,现在车难打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高峰时电调+打车软件往往一单接着一单,很少有空闲的时候。

司机小高告诉记者,高峰时段,用打车软件叫车的几乎有扬招客的一倍,“在有暖气的室内先把车子叫好,总比站在马路上吹冷风强啊!”小高还说,虽然现在打车软件不允许加价,但一些乘客为了打到车,还是会想尽办法,比如会通过语音打车或在“备注”一栏里表达“加价”的意愿。

司机、手指族“双赢” 谁来管扬招客?

上海的出租车服务曾以扬招容易拒载少,享有“全国一流”的好声誉。而现在许多市民都感觉路边扬招变难了:空车变少,拦车不停。

年轻人动动手指就能提前约车,不浪费时间不走冤枉路,司机抢单能减少空驶率,还有补贴拿,看上去“双赢”的模式,却深深伤害了“扬招客”。

事实上,打车软件的普遍使用还让不用软件的司机“受伤”。朱师傅是至今仍不使用打车软件的“少数派”,由于打车软件盛行,搭理扬招客的出租车变少,因此专做扬招生意的司机反而感觉接客变得容易。但是,这并未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收益。“以前我都能接到中长途的生意,但现在我接到的基本只有短途生意了。走中长途的客人更愿意提前安排好行程,用打车软件叫上车。”由于道路情况日益拥堵,加上做不到“长差”,朱师傅感觉自己的收入不升反降。

利益驱动下,出租车司机向打车软件靠拢理所当然,可移动互联网日益普遍之际,还是有大量中老年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他们就该成为科技进步的牺牲者吗?当打车软件从去年开始扩张时,如何平衡扬招难等就一直在争论,一年多了至今仍然无解。

记者 徐妍斐 张谷微 徐 运 李晓明

深圳注册公司服务

中山工作签证代办

代理记账企业